喜迎十九大

“三赎基督”让我痛苦不堪

[ 时间:2018-01-10 10:00:37 | 来源:凯风网 ]

  1964年12月,我出生在陕西关中的一个农村家庭,中专文化。小时候,生活过得虽然不富裕,但却平静和幸福,父母勤劳朴实,用自己辛勤的劳作供养我和一家人生活。我从小爱学习,成绩好,1984年9月,我考入了宝鸡市某卫生学校,1987年7月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山区县的基层卫生院工作,2002年9月因病休回农村老家居住。本来想过平静的乡村生活,好好养病,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遇到了一段恶梦般的经历,而且给我的身心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

  回老家后,我和父母住在一起,我有工资,经济上基本没有多大困难,但因病留有后遗症,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需要进一步休养休息治疗。老家有几亩农田,父母身子骨还硬朗,还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家中还有弟弟、侄子等亲人,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理应相互扶持,其乐融融。没想到的是,一个烦恼却不期而至。

我回农村老家养病居住不久,附近村子就有人经常往我家跑,说是要给我们家“传福音”。他们说:“三赎基督”已经再生,来到人世间,是来渡人救人的,信“三赎基督”,祷告能治病,不用吃药和就医。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只有信“三赎基督”,才能消灾避难,保平安,进天国。忠贤,你身体有病,如果信了“三赎基督”,祷告就能治好你的病,不用吃药和进医院,多好的事呀”。我是中专文化程度,也曾经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怎么可能相信他们的话呢?我说:“如果祷告能治病,不用吃药和就医,那么还要医院和医生干什么?你们不要白费口舌了,快走吧。”这些人不死心,还是三番五次来家宣传。后来这伙人见说不动我,就把重点放在年事已高、没有文化的母亲身上,经常以拉家常、串门名义跑来给母亲宣传“三赎基督”。渐渐地,母亲被说动了,他们又动员母亲给我做工作,让我信“三赎基督”。

我反复给年事已高的母亲讲道理,但她就是听不进去,反而说我犟,不孝顺,不听她的话,不信“三赎基督”,不敬神,才会使自己身体的病多年没有彻底好,拖累家里人。由于我坚持不信“三赎基督”,母亲和我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母亲有时对我大声斥骂,有时在家中嚎啕大哭,每当此时,我无言以对,痛苦万分,泪流满面,甚至有一次我站在村子水库的岸边,想到过自杀,但最终我没有跳下去,因为我想到了还有许多责任我还没有尽到。

  2007年,我因饮食不慎,经常拉肚子,吃药也不见好转,母亲再一次逼迫我信“三赎基督”,参加祷告,而且动员了许多人劝说我,并放了狠话,如果这一次我再不听她的话,她就离家出走,不管这个家了。我四面楚歌,压力山大,万一母亲真的因为我而离家出走,那我就真的成了家里的罪人。我屈服了,按照母亲的要求,参加了“三赎基督”,开始了四个多月的祷告。但是,我拉肚子却越来越厉害,已经快要虚脱了。后来,在外地工作的妹妹回家探亲时,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我,把母亲狠狠地说了一顿,和亲戚一起把我送到宝鸡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医生说我得了结肠炎,由于耽误了早期治疗,错过了良性期,现在到了严重期,很难根治了。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我出院回家,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了慢性结肠炎的病根,饮食稍有不慎,就拉肚子,肚子痛,疼痛难忍,现在是药不离身。

  现在,母亲已因病瘫痪在床,我也请人照顾她多年了。她再也不在我跟前提“三赎基督”了,但我现在却是疾病缠身,药不离口。稍不留心,“三赎基督”毁了我的后半生。

评论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永远的缺憾(图)
·陕西省黄陵县反邪教宣传进农家
·《超人前传》女星被控为淫乱邪教NXIVM“二号人..
·延川县反邪教宣传走进古庙会
·云南景东县反邪教宣传走进老年大学
·鹤壁市淇滨区防范办樱花节里忙反邪
·宜春职业技术学院开展反恐拒邪活动
·陆兴冲:同邪教战斗到底

热点导读

·器官捐献意愿登记进入“互联网+”时代
·江西吉水县“微马”活动融入“对邪教说不”话题
·黄洁夫受邀参加反器官贩卖峰会的信号意义
·身边的文艺 揭示邪教危害
·微电影·重生
·重庆大足区开展“防范邪教宣传月”活动
·MV:等你回家
·“练功”让我失去了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