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九大

破解县域经济难题的“虞城探索”

[ 时间:2018-01-10 09:35:22 | 来源:商丘日报 ]

  县域经济的难题,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钱从哪里来?事要怎么办?脱贫如何干?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虞城,更是如此。近年来,虞城县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城市框架不断拉大,脱贫攻坚、环境污染治理等多项民生工程投入不断增加,和这些日益增长的现实需要相比,财政收入明显不足。据该县财政局官网显示:2016年年初,一般债务余额为9.32亿元,专项债务余额为2.23亿元,共计11.55亿元;2017年年初,一般债务余额为9.2亿元,专项债务余额为3.1亿元,共计12.3亿元。

  那么,这个日益扩大的资金缺口如何补?能否找到一条路径,在财政投入逐年增加的前提下,实现收支平衡或者略有盈余?这是一个事关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宏观课题。

  宏观课题的破题重任自然需要宏观经济调控部门承担。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柘城县、宁陵县、虞城县支行已担任20余年行长的裴学良,多年来十分注重金融支持县域经济发展和脱贫攻坚问题的研究。对于县委、县政府交给的这样一个重任,他举全行之力,历经近一年调研,找出了一条既符合国家政策和经济规律,又切实可行的“农以地为主”的破解之策——

  在牢牢守住耕地红线前提下,用足用活国家土地“增减挂钩”政策,鼓励乡村审时度势,从“点”上着力,规模化治理“空心村”,把整治出的多余土地指标通过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进行交易,获得的收入由县、乡、村统筹分配。

  “空心村”定“点”

  虞城县大侯乡任楼村是一个仅有一个自然村的行政村,全村有人口2700多人,3800多亩耕地,村盘东西长2公里,占地1500亩。

  任楼村村委会主任任开金打比方说,全村人均住宅面积半亩多,有的“院子里面能跑马”。

  同样在大侯乡,与任楼村相隔不到2公里的法华寺村,更是名副其实的“空心村”。法华寺村有金庄、杜庄、法华寺、朱庄4个自然村,其中,金庄村仅剩一户居民,杜庄村四分之三的房屋空置,很多院子墙倒屋塌。

  “空心村”是城乡一体化持续推进过程中的必然产物。裴学良说,随着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速度加快以及外出务工人口的持续增加,许多农民到县城或市区购房,还有一些人到交通便利的地方聚居或经商,原有村庄留下大面积的空闲住宅和旧房老屋,形成“空心村”。

  黄冢乡秦楼村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空心村”。全村有5个自然村2500人,耕地3800亩,村盘1000多亩。其中,160多人的骆庄自然村,村盘占地100多亩,但如今在村里居住的不到70人。

  比秦楼村更“空”的是该乡王老家村。该村处于虞城最东南,东西狭长1000多米,出村再向东10米,就是夏邑县中峰乡地界。全村400多户1480多人,耕地1850亩,村盘800多亩。荒坑连荒坑,空院挨空院,这是该村最鲜明的特征。

  从2017年2月份以来,中国人民银行虞城县支行就集全行之力对虞城县“空心村”问题进行调研。从调研情况来看,全县25个乡(镇)共有601个行政村,2000多个村盘平均占地200亩以上的自然村,其中,30%左右是标准“空心村”,10%以上是整治条件完全成熟的典型“空心村”。

  裴学良说,通过整治和科学规划安置,每个乡镇最少可腾出不低于1500亩耕地,如果考虑时间因素,2018年整治出2万亩用于“增减挂钩”的土地完全不是问题。如果从长期考虑,全县40万亩村盘,可以整治出20万亩耕地,后效不可估量。

  把难事办好的“摘熟”思路

  “空心村”成因复杂,影响治理的因素多。闻集乡乡长刘运勇说,“空心村”大多是历史遗留问题造成的,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利益,整治难度较大。实际情况确实如此。

  政策执行层面导致“搬拆不对称”。新农村建设以及随后开展的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对改善农村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确实起到了极大推动作用,但是“搬新不拆旧”问题大量存在。

  改善居住条件的“后遗症”。2013年12月,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推进城镇化的首要任务就是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此后,一系列政策和制度激励,推动一部分致富能人进城落户。再者,部分村民为改善居住条件,通过自建等形式在村外公路旁建起楼房。同时,随着中心集镇建设步伐加快,大量村民外迁,“空心村”问题日趋严重。

  就杜庄村分析,因为离该村不到500米,就是紧邻虞(城)夏(邑)公路可安置近万人的淮扬社区,该村搬到社区和在公路附近居住的占40%,在县城置业居住和常年在外打工的占30%,还有一部分村民举家外迁,仅留有七八十岁恋旧的独居老人看守院落。

  这种“空心村”就属于治理条件成熟的。裴学良说,在这里居住生活质量难以保障,如果要实现水、电、路等全要素保障,无疑会极大增加财政投入,甚至造成浪费。如今,杜庄村和金庄村村里道路已基本毁坏,如果重修,没有三四十万元下不来;如果修了,没人走,更没劳动力维护,坏得更快。

  虞城县副县长班春丽说,“柿子先捡熟地摘”,其实就是因事、因时制宜的科学方法。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不搞“一刀切”,更不“撒胡椒面”,就能够集中精力推进并有效减少工作阻力。

  任楼村就属于“摘熟”实践比较成功的村。该村这两年已经整治出了100多亩耕地,今年,还要整治出30多亩。任楼村除“空心村”占地外,还有1500多亩低效废闲地,全村整治出高效良田的潜力非常大。

  班春丽认为,好思路还必须要有好的村领导班子和有效的奖补机制这两个支撑,才会有好效果。

  任楼村是“五好”党支部,班子威信高。任开金说,当干部只有不沾光,群众才会信服你。“空心村”治理,琐碎事太多,再难解的事,只要村干部两边端平,话落就是理。

  张集镇已经治理了50亩“空心村”。该镇党委书记任圣义说,“人叫人动人不动,奖补调动积极性”,加大奖补力度,能够提高群众获得感,减少村干部工作阻力。

  吃透用足“工业反哺农业”政策

  “脱贫攻坚需要钱,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钱,作为一个传统农区,钱从哪里来?”裴学良感慨地说,很多乡镇领导不止一次地问他这个问题,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钱从地里来!”

  那么,2万亩是个什么概念呢?

  2017年9月27日,《中国国土资源报》刊发的《国土部增减挂钩政策成脱贫攻坚“利器”》一文中写道:2016年以来,河南省以“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为基础开展了宅基地复垦券交易,截至2017年第二季度,累计实现宅基地复垦券交易2.58万亩,交易金额49.69亿元,惠及10多个贫困县。

  据此推算,一亩宅基地复垦券价值近20万元,2万亩就是近40亿元!

  “增减挂钩”政策是国土资源部以超常规力度支持脱贫攻坚的有力举措。通过将整治后节余的建设用地指标调剂到城镇使用,为新型城镇化和工业化发展提供用地空间,同时为乡村振兴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其实,‘增减挂钩’政策就是工业对农业的反哺!”裴学良说,“对国家大力支持的政策,我们为什么不能吃透用足呢?”

  黄冢乡党委书记赵锐在这方面有着巨大“野心”。他说,如果2018年黄冢乡通过整治“空心村”腾出1500亩可耕地,乡、村如果每亩地能够利用10万元,这就可以全面实施脱贫攻坚项目基础设施建设配套,加快推进占地1万亩的河南航天中医产业园落地。

  “这些钱就是来之于土地用之于群众。”稍岗镇党委书记毕道喜说,稍岗镇是远近闻名的工业强镇,群众有了钱就可以扩产增值,镇里有了钱就可以加快推进龙河湾十里画廊建设,描绘好乡村振兴的生态画卷。

  国土资源部相关负责人曾刊文说,各地用好用活用足“增减挂钩”政策红利,在脱贫攻坚“窗口期”就会产生“四两拨千金”的效应。

  2017年年底,虞城县已经成立了专门工作组,“空心村”治理正在全面铺开。相信,依托坚实的资金支撑,虞城县脱贫攻坚、教育卫生、养老医疗、生态文明建设等一系列工作就可以齐头并进,极大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评论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社保统一由税务部门征收 个人企业国家都是赢家
·住建部原副部长:将房地产税分拆成四个税可烫..
·《电子商务法》即将实施 海外代购将何去何从
·聚焦“电动车上牌”:有车主头疼 也有人另辟对..
·上海警方:网红女主播侮辱国歌被依法行政拘留5..
·滴滴美团称在南京已清退近20万辆违规网约车
·前三季度 商丘市土地供应工作成效明显
·个税“大红包” 有人已“落袋”

热点导读

·秒下款整合全网借款平台
·秒下款:P2P网贷行业整合规范,如何抓住机遇
·阿尔山矿泉新股东陈义和天然气王国露出冰山一角
·点融网、爱钱进、派派金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马蜂菜的吃法多
·山西文水海威钢铁值得信赖
·郑尹莉:把紫名都企业“正能量”进行到底
·捷信中国向低收入人群提供消费信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