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李颍敏:乌木国有事件追问占有制度

[ 时间:2012-07-20 17:50:28 | 来源:商广网 ]
    2月8日,吴高亮雇了一台挖掘机,在承包地里挖出7根乌木,最长的达34米、胸径约1.5米。鉴定证明,吴高亮发现的乌木是楠木形成的。但是,当天晚上,通济镇派出所来了两名警察,称有人私采滥挖。面对吴高亮发现的巨大乌木,镇政府认为,不管乌木算不算矿产资源,它也属于国有资产。于是,在政府部门介入后,吴高亮不得不让镇政府把乌木挖出并运走。乌木又称“碳化木”。尤以楠木属的金丝楠木最为昂贵,可达十万元每立方。(7月18日 北京晚报)
    通济镇政府将乌木化为国有的行为,引发热议,后被称为乌木国有事件。不少法律学者指出,乌木不属于人为的埋在地下的埋藏物、隐藏物,也不是矿藏、文物、化石,将其收为国有于法无据。也有法学家认为,我国法律对无主物没有明确解释,但基本包含两种情况:没有所有权人和所有权人不明,而乌木就是标准的无主物。根据我国惯例,无主物归国家所有。笔者认为,无论乌木是否属于国有,通济镇政府的乌木国有化行为违反了我国的占有制度,一定程度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
    占有是一种事实状态。法律为了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对占有这种事实状态赋予了一定的法律效力。占有一旦存在,就受到了法律保护。法律主要保护占有的事实状态和占有人对占有标的物上权利。对占有事实状态的保护,是指占有人有权请求法院恢复原有占有状态。对占有人占有物上权利保护,是指占有物受到损害,占有人有权请求法院要求损害人赔偿损失。正如《物权法》245条所规定的那样:“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权请求返还原物;对妨害占有的行为,占有人有权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因侵占或者妨害造成损害的,占有人有权请求损害赔偿。”此事件中,形成了两个占有。一是吴高亮对承包地里的乌木的占有。吴高亮在自家承包的田地里发现并挖掘地下七根的乌木,已经构成了对乌木的事实占有状态,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在法院未作出有效力的裁判之前,对所占有的乌木天价收益应当属于吴高亮。另一个占有是通济镇政府现在对乌木的占有。
    占有制度法律保护的意义在于,除了有权国家机关依法可以剥夺占有人的占有外,任何人或其它单位均不得解除占有人占有的标的物。此事件中,通济镇政府显然不是有权机关,无权强行占有或解除占有人吴高亮对乌木的占有。尽管占有人具有的占有物上的权利,不能对抗占有物本身的所有权,但是所有权人要向有权机关提供与占有人权利相对抗的证明,由有权机关作出解除占有的裁判。退一步讲,假若通济镇政府是乌木的所有权人,仍然需要向法院提出解除吴高亮对乌木占有的请求,并提供相应的证据。此事件,通济镇政府滥用镇政府的权力强占了乌木,非法恶意地解除了吴高亮对乌木占有。吴高亮当然有权请求法院解除通济镇政府对乌木占有并返还乌木。
    我国法律没有对先占制度进行规定,只是对占有制度作了规定。占有制度发挥着不可替代的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作用。通济镇政府违反占有制度的法律规定,违反自身的职责,强占乌木,给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增加了社会运行的成本。
    我们期待着占有制度在此次乌木国有事件中起到定分止争的作用。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新华网评:筑起人权保障的制度长城
·【学思践悟·十九大】从遵义会议到十九大,生..
·用大数据研究苏轼,这才是教育的应有魅力
·600岁的故宫也可以“萌萌哒”
·健康重在观念 疾病重在预防
·袁广业,做人民的检察官
·专家支招儿童厌食
·一切为了患者满意 ——记夏邑县中医院副院长柳..

热点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