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

王贵成:教师节,让我如何说爱你

[ 时间:2012-09-10 08:32:29 | 来源:商广网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又到了。相似的是教师节的庆祝方式,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府都开足了舆论机器,发挥出了十二万分的表演才能,把人民教育人民办,人民教师人民爱的理念演绎得惊天动地,以致一个节日之间,平日不入流的老九们,仿佛一下子成了天下最可爱的人,我这个老九感动得差点鼻涕与眼泪齐飞,可惜眼角忘了抹辣椒水,白白自作多情了一回。不同的是老九们的感受,真是“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少数人的作秀与愚乐,代替不了众多教师心中的落寞与悲苦。

    教师节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节目,总要大张旗鼓地表彰一批教师。这些教师,总是中考或高考成绩优秀者,即使是师德高尚者,也必须是领导认为你有服从听话的师德,另外,应试成绩还要能给领导长脸,这样才能达到高尚的标准。这样的优秀教师,我平日里接触多了。不要看他们在台上披红挂彩神气活现,既有大红奖状捧在手里,还有大把钞票落入腰包,端的是精神物质双丰收;倘若拷问一下他们的良心,是否真的实至名归,问题恐怕就出来了。那些所谓优秀的成绩,那些优秀教师是如何取得的?是用集中营式的死管死压不惜扼杀学生的天性摧残学生的健康方式得来,还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启迪诱导得来?在这个为了些许应试分数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穷凶极恶的时代,那些优秀教师为了蝇头小利是否随波逐流甚至助纣为虐呢?面对你获得的名利,你直面过学生的血泪呻吟倾听过他们的血泪控诉吗?可以说,被表彰的这些优秀教师一多,受摧残被压迫的学生就越多,中国教育的罪孽就更深重了一层。浪费上纳税人的血汗钱,大动干戈表彰的却是这样的优秀,难道就是要其他教师泯灭良知,前仆后继地加入到驱赶中国教育走入死胡同的队伍中吗?设立教师节的本意原是要给教师们一个心灵的安慰,让这些弱者能体会到社会的温暖政府的关爱,以便使中国教育能得到更好的发展。而今做的正好相反,这教师节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教师节本来是教师的节日,不管教师的心情在平时多么落寞,这一天起码应该是高兴的,媒体的喧嚣,学生的祝福,教师们早就该手舞足蹈地高歌“今儿个真呀真高兴”了。实际上,教师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教师节这一天与其它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照样是上不完的课辅导不完的自习。而媒体也爱表现教师们在这天是如何幸福地教书育人的,教师脸上勉强露出的笑脸,我怎么看都是皮笑肉不笑的,而他们内心的酸楚,只有同行们才理解。尤其好笑的是,2005年和今年的教师节,都在双休日,教师们还在幸福地劳动着。如果这事让爱拿人权说事的美国人看到,肯定又该怀疑中国教师的人权了。这些洋鬼子根本不了解中国的国情,除了几座大城市,除了小学幼儿园,中国的中学校(尤其是乡村)一般不把《教师法》《劳动法》当回事,双休日照样上课,称这就是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能让师生休息一天,师生们就得常怀感恩之心了;一些应试成绩牛皮的学校,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休息一天,师生们也得感谢耶稣基督观音菩萨的保佑。就说我这个老九吧,今年教师节是星期六,上午七点就得动身到学校进行人脸照相签到,这一签我就又赚了一笔五毛钱的财富,如果不签,就得被扣五块钱,还得扣上一顶自由散漫的帽子。星期六上午我有四节语文课,从七点四十到十一点一刻,两个班的四节课就全让我大显身手了。我讲得口干舌燥了,就在凳子上如坐针毡,和学生们面面相觑之时,连我都不好意思了,一上午上两节语文课,这不成了帝国主义的侵略了吗?身体的疲惫不堪,心情的羞愧难当,这教师节到底与我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了,这教师节对我们这些老九们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不管平时校长们如何一毛不拔,如何努力践行建设节约型社会,这一天总要拔点毛,给教师们发点福利,有的是油呀米呀面呀什么的,有的直接发成了钱,少的几十块,多的几百,人逢发钱精神爽,老九们总算感受到了一些节日的祥和气氛。不过,如果与人家家大业大的垄断国企巨头们比起来,人家发钱根本不用找节日,想发就发,成千上万还不是小菜一碟,老九们就得大放悲声了。如果国家放弃低工资政策,把教师的工资提高到日本鬼子那样的水平,我们老九们也是会大方起来,根本就不会在乎教师节发的那点毛毛雨。

    可能有人会说,教师节不是还有学生家长给你们送礼吗?学生在这天集资给老师买点笔记本钢笔工艺品之类的小礼品倒是有的,而我教的是高考复习班,学生们的崇高理想就是考上大学早点走人,况且早已看透了学校的花花肠子,恨屋及乌,对教师们也早不再感冒了,这种小儿科的把戏他们是不屑搞的。以前教应届班的时候,学生们上课会突然来上一句“老师节日快乐”,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有些恍如隔世之感,冥冥之中,一种悲壮的声音在问我:“你快乐吗?”至于家长送礼,这种事情在幅员辽阔的中国肯定是有的,但这样的好事轮不到我头上,即便吉星高照了,我也会刻意避之的。在并不是我假装高尚,而是自从写了《余生不做班主任》(发表于2008年2月22日《杂文报》)一文后的天良发现。靠自己的教学收入加上辛勤笔耕,我还能赚下苟且偷生的物质基础,干嘛要收上家长的一些蝇头小利,然后让他们在背后诅咒个没完没了,这得折多少阳寿啊?从2009年后半年开始,我就坚决辞去了班主任,避免了家长送礼的尴尬局面。其他尴尬就好应付了。记得去年有一个家长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说要见我,我问清他孩子的名字,说我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孩子我会尽力教好关照的,我还有事忙着,见面就不必了。教师师德的高尚先不必说,最起码我的工作不想过多地夹杂上家长和学生的背后辱骂,否则,我将如何在课堂上引导学生激浊扬清呢?

    其实,一个需要每年过节日才能让社会重视的职业,肯定不会让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而从业之人在这个节日里还要做牛做马强作欢颜以迎合世俗,这样的职业根本不值得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不幸的是,国家偏偏给教师们设立了这样一个教师节。

    教师节,让我如何说爱你啊?!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新华网评:筑起人权保障的制度长城
·【学思践悟·十九大】从遵义会议到十九大,生..
·用大数据研究苏轼,这才是教育的应有魅力
·600岁的故宫也可以“萌萌哒”
·健康重在观念 疾病重在预防
·袁广业,做人民的检察官
·专家支招儿童厌食
·一切为了患者满意 ——记夏邑县中医院副院长柳..

热点导读

· 王晓禹:“红头文件”打架,“埋单”的是普通..
·于时语:伊朗的寒门子弟 vs 沙特的“太子党”
·吴金山:谈谈对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认识和理解
·脱贫:电商只是途径,产业才是关键
·郭文贵:盘古大观可以复制
·宋清辉: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不能变相损害投资者..
·宋清辉:新股乱象背后实质是权利寻租
·侯公涛:人生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