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九大

永城农妇捐出半个肝、一个肾救子

[ 时间:2013-05-10 09:10:41 | 来源:京九晚报 文/记者 宋亚威 图/通讯员 张浩 ]

永城农妇捐出半个肝、一个肾救子

  ●永城农妇捐出半个肝、一个肾救子,母亲节前诠释“母亲”的伟大

  ●手术成功后,这个家庭又因后续医疗费陷入焦虑、无助的境地

  ●母亲节快到了,请为这个伟大的母亲送上最美好的祝福吧,别让爱断了线

  核心提示

  潘大想,一个普通的农民,一位平凡的母亲。

  儿子身患重病,需要进行肝肾移植,她毅然作出一个决定——将自己的肝肾献给儿子。

  儿子死活不同意。她却说:“乖孩儿,你还年轻,你的路还很长,只要你活着,让妈妈捐什么都行……任何母亲遇到这样的事都会去做……就算走不出手术室,我也甘心了。”

  终于,她说服了儿子,走上手术台。医疗人员经过12个小时,成功进行了手术。伟大的母爱给儿子陈凯带来了第二次生命,这台手术也创下了一个“全国第一”。

  母亲节前夕,44岁的永城农妇潘大想的这一壮举,再次诠释了“母亲”的伟大。

  患上怪病

  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才开始没多久,去年,陈凯突然出现全身浮肿的情况,经诊断为“高草酸尿症”。

  昨天下午,郑州人民医院肾脏外科,潘大想躺在病床上,斜着身子面朝儿子。手术后不久的她难掩一脸憔悴,但她情绪很好,面带微笑。

  “我现在也能下床走走了,俺俩恢复得都很好。”潘大想笑着说。

  儿子患病的这半年来,她几乎没有笑过。

  5月8日,郑州人民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布郑州人民医院成功实施国内首例活体肝移植联合活体肾原位移植手术的消息。这是郑州人民医院肝脏外科继成功开展10余例肝肾联合移植、胰肾联合移植以及跨血型肝脏移植、活体肝脏移植、二次肝脏移植等手术后的又一突破,对提升我省在国内器官移植领域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潘大想是永城市李寨村二郎村的村民。1999年,他们一家人去新疆居住,靠种地、打工为生。她的儿子陈凯今年20岁,2011年考入新疆农业大学建筑工程系,品学兼优。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才开始没多久,去年,陈凯突然出现全身浮肿的情况,经诊断为“高草酸尿症”。

  “高草酸尿症”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极为罕见。

  后来,陈凯出现了肾衰竭。陈凯的父亲陈超说,陈凯其实四五岁时就发现患有肾结石,虽然一直没办法清除干净,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这时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的另外一个儿子在八九个月大时就出现肾结石,两岁就夭折了。陈超夫妇当时以为是水土原因,这才去新疆生活。

  作出决定

  “我都40多岁了,儿子还这么年轻。风险再大都无所谓,……就算走不出手术室,我也甘心了。”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陈超夫妇再也经不起失去儿子的痛苦了,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这唯一的儿子。他们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在热心人的指点下,联系上了郑州人民医院肝脏外科的陈国勇主任。陈国勇说这种病是可以治愈的,但是需要做肝肾联合移植手术。

  “如果用别人的器官,花费更高。我和她妈几乎每天哭,孩子也很痛苦。我和他妈就商量,实在不行,就用俺两口子的。”陈超说。

  母亲配型成功,她的肝脏可以移植给陈凯。这样的话,陈凯自己的肝脏和母亲的肝脏会慢慢长成一个完整的肝脏。

  潘大想没有丝毫犹豫,毅然决定为儿子捐出半个肝、一个肾。于是,陈国勇最终决定为陈凯实施活体肝移植联合肾原位移植手术。

  “我的态度一直很坚决,结果出来了,我心里也亮堂了。可是之前我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还要经过体检那一关,如果体检有一点差错,我担心医生不给做。”潘大想说,“检查结果合格,能捐,我高兴得不得了。”

  不过,陈超对此喜忧参半。手术的风险太大,涉及两个亲人的生命。“不该想的我也想了,心里非常矛盾。”陈超说。

  潘大想态度很坚决。“我都40多岁了,儿子还这么年轻,还没有上完大学。风险再大都无所谓,我都没去想。任何母亲遇到这样的事都会去做……就算走不出手术室,我也甘心了。”潘大想说。

  手术成功

  “那一刻,我两眼望着天花板,一点也没有害怕,我在祈祷,希望手术过后儿子能健健康康的,不管我能不能醒来。”

  在手术的前一晚,潘大想和陈凯聊了许多。她问陈凯:“乖孩儿,明天就手术了,你害怕不?”

  “有点怕!”陈凯两眼直盯着母亲。

  “不要怕,乖孩儿,手术罢你的病就好了。”潘大想抚摸着孩子的头,话音很响亮。

  其实,潘大想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

  “好好的人走路还能崴住脚,更别说这么大的手术了。可是,有一点希望就得试一试。”潘大想说。

  陈凯听说母亲要给他捐献肝和肾,起初,他死活不同意。他担心自己非但不能好,还会连累母亲。他告诉母亲说不做手术了,他要一边做透析一边上学。

  “他一周就要透析三次,那种痛苦的样子我看见就想哭,我不想再让他受这个罪了。”潘大想说,在儿子死活不肯同意的情况下,一天,她撂下一句“狠话”:“我要捐,谁也阻挡不住我。”

  好说歹说,陈凯终于同意了。

  4月27日早上7点,潘大想被推进了手术室,打麻醉针前,医生提醒她这个针比较疼,她吭也没吭,表现得很勇敢。

  “那一刻,我两眼望着天花板,一点也没有害怕,我在祈祷,希望手术过后儿子能健健康康的,不管我能不能醒来。”潘大想说。

  对陈国勇来说,肝肾移植手术的成功案例有很多,去年成功实施了省内首例活体肝移植,但此次在活体上同时进行两个器官的移植,而且进行原位移植,不仅手术难度、风险再升级,供、受体双方发生并发症的可能也比过去的移植手术要大。

  一台手术同时关系到两条生命,这对陈国勇来说是技术上的又一次挑战。这次手术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供受体的安全。

  陈国勇先将潘大想的肝脏切掉五分之二,肝脏外科副主任孙建军随后开始为潘大想切除右肾。与此同时,陈国勇将陈凯的左半肝脏切除,接着将陈凯的右肾整个切除,并为肾脏动脉做了“血管成形术”,加宽血管,保证对新肾的供血。

  陈国勇将潘大想的肝脏移植给陈凯,接着吻合血管。最终,陈国勇成功将潘大想的肾脏在陈凯的右肾原位进行移植。

  晚上7点,历经12个小时的紧张工作,活体肝移植联合活体肾原位移植手术顺利完成,比同难度的手术平均时间提前了五六个小时。

  听说手术成功了,陈超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这12个小时,陈超一直守在手术室外。下午4点,侄子买了份米饭劝他吃,他勉强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母子情深

  “我刚走到(病房)门口,儿子看见了我,离多远就‘妈妈、妈妈’地喊。刚走到病床跟前,他就伸手拽我,哭了起来。”

  醒来后,潘大想已躺在普通病房的床上,她的头有些沉,只听见大家都在喊她“快醒醒”。过了一会儿,她睁大眼睛瞅了瞅,急忙问:“儿子啥样了?”

  此时,陈凯正在监护室。

  “(手术)终于成功了!太好了!”当从医生嘴里听说手术很成功,她才放下心来。

  不过,潘大想还是希望能亲眼看到孩子平安无事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想,儿子一定也在担心她。手术一周后,陈凯被解除了重症监护,转到普通病房。母子俩再次相见的情景,潘大想说她这辈子也忘不了。

  “我刚走到(病房)门口,儿子看见了我,离多远就‘妈妈、妈妈’地喊。刚走到病床跟前,他就伸手拽我,哭了起来。”潘大想说,看到儿子这样,她既难受又高兴,她知道儿子心疼她。

  如今,母子二人均恢复良好,潘大想也可以在病房里走动了。潘大想这才将此事告诉年迈的父亲、母亲。

  陈国勇介绍,这次手术一处是活体肝肾联合移植,一处是原位肝肾移植,综合起来这样的手术在国内尚属第一例。

  潘大想说,她最大的心愿是儿子能尽快恢复好。母亲节快到了,她也想对天下的子女说:“其实父母都一样。作为子女,不管你们在哪里,都要懂得体会的心情,多理解他们。”

  不过,仅半年时间,为儿子治病就花去了20多万元钱,光债务就有将近20万元,孩子以后吃药还要花钱。这让陈超和潘大想在为手术成功感到欣慰的同时,也陷入焦虑和无助的境地。

评论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郑州木兰商会筹备会到李老家乡开展爱心慰问活动
·人社部印发扶贫攻坚三年行动方案
·中华骨髓库累计库容达250多万人份
·情暖中秋节 心系贫困户
·睢阳区:爱心人士中秋节前慰问敬老院五保老人
·白衣天使献爱心 助力爱心早餐
·【乡贤风采】农村走出来的“80后”——秦景辉
·中华慈善日   联合献爱心

热点导读

·商丘安利志愿者服务队开展“暖心午餐”关爱留..
·何铁领勇救落水者感动温州
·商丘市连续13年荣膺全国无偿献血先进市
·倾城之爱包围商丘“气球女孩”
·勇救跳河轻生男子的商丘籍温州务工人员已找到
·商丘市工商联组织45家企业捐款500120.4元
·永城农妇捐出半个肝、一个肾救子
·义务植树 播种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