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新闻网

我和我的祖国

英国BBC发文悼念乌干达邪教“恢复上帝十诫运动”集体自焚惨案20周年

[ 时间:2020-04-05 08:53:26 |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

  核心提示:2020年3月17日,英国BBC发文悼念乌干达邪教“恢复上帝十诫运动”集体自焚惨案20周年。该文分析“恢复上帝十诫运动”的产生原因和对人们造成的伤痛,提醒读者惨案发生20年后,类似的邪教依然活跃在人们身边。

  △ 邪教主约瑟夫·基伯维特勒(右二)及其助手厄苏拉·科姆汉根、克莉多尼亚·玛琳达和多米尼克·凯特瑞巴伯,摄于1995年。

  茱蒂丝?艾莉荷(Judith Ariho)回忆起那次集体死亡惨案时,并未掉落一滴眼泪。在那次惨案中,至少700人死亡,她的母亲、两个兄弟姐妹以及其他4个亲戚也在其中。

  20年前,在乌干达西南部的卡农古区,教徒们都被锁在门窗钉死的教堂里。接着,整个教堂被付之一炬。

  20年过去了,艾莉荷还没有从恐惧中恢复过来,她只能通过封闭自己的情绪来应对这个创伤。

  △ 大火过后的教堂遗址

  死者皆是“恢复上帝十诫运动”教会的教徒。该教为末日邪教,宣称世界将会在千禧年毁灭。该教的一本书将末日称为称“当前时代的终结”。两个半月后,也就是2000年3月17日,“末日”到来了。

  20年后,没有人因惨案受刑,而邪教主们,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则是踪影全无。

  △ 安娜·卡贝蕾荷,住在邪教大本营附近的居民

  “所有一切都笼罩在烟雾中。烟尘蔽日,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尸体的恶臭,扑鼻而来。”

  安娜·卡贝蕾荷(Anna Kabeireho)仍然住在原地,从山腰往下俯瞰就是邪教所在地。安娜至今未能忘记那个惨案发生的周五上午,笼罩整个山谷的恶臭。

  她回忆说:“所有一切都笼罩在烟雾中。烟尘蔽日,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尸体的恶臭,扑鼻而来。所有人都逃进了山谷,大火持续燃烧。数十具尸体已经烧得面目全非。我们用带香味的叶子遮住鼻子以抵挡臭气。事件发生后几个月里,我们都恶心到吃不下肉。”

  卡农古是一片丰饶宁静的地区,有翠绿的群山,也有深深的峡谷。一些家庭农庄零星分布其中。

  △ 卡农古地区

  沿着山谷走到教会大本营原址必须要徒步前行。走到那里,很容易看出这个教会是如何避开邻居的视线,维持其运营方式。山谷中回荡着鸟鸣声,不远处伴有瀑布的水流声,这是一个适合冥想生活方式的理想所在。但当年被浇了汽油、纵火焚烧的教堂已踪影全无。只在大本营边界处有一个个土堆,延绵很长,那是当年大火唯一留下的痕迹,里面埋葬着惨案的死难者。

  被开除圣职的牧师和修女

  该邪教由两名自称有神力的教主创立,一个是克莉多尼亚·玛琳达(Credonia Mwerinde),曾是酒吧服务员和性工作者。另一个是前政府工作人员约瑟夫·基伯维特勒(Joseph Kibwetere)。他宣称自己和玛琳达在上世纪80年代看到了圣母玛利亚。他们将该“运动”登记为宗教组织,旨在遵循“十诫”,并宣扬耶稣基督的思想。

  耶稣圣像在该教随处可见。教会与罗马天主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这些教主们都是一些被天主教开除圣职的牧师和修女,包括厄苏拉·科姆汉根(Ursala Komuhangi)以及多米尼克·凯特瑞巴伯(Dominic Kataribabo)

  △ 在教会遗址上发现的耶稣造像

  教徒们在沉默中生活,交流时使用手势,有问题就写下来交给玛琳达。玛琳达被称为“程序师”,她据称是教会运营的中枢大脑,会根据教徒们的问题写下答案。

  艾莉荷女士现年41岁,她在10岁时随着家人加入了教会。当时她守寡的母亲抚养3个孩子很吃力,其中一个孩子还患有经常性头疼病。她说,教会能提供祈祷仪式和一种归属感。这个自给自足的社区吸纳整个教徒家庭,并提供一切生活所需。教徒们自己种植,开设学校,并用自己的技能为教会贡献劳力。

  △ 原教徒茱蒂丝?艾莉荷(Judith Ariho)

  “我们竭尽所能避免犯错。有时,如果你犯了错,他们会命令你背诵1000遍《玫瑰经》。”

  艾莉荷女士的家庭负责照应教会的一个分支,大约有100名教徒。该分支住所位于鲁坎基利镇外2公里处。

  艾莉荷说:“尽管我们也做农活,但生活就围绕着祈祷展开。我们竭尽所能避免犯错。有时,如果你犯了错,他们会命令你背诵1000遍《玫瑰经》(译注:一种天主教经文,主要为敬礼圣母玛利亚)。你不得不这么做,也会请求亲友的帮助,直到完成了惩罚为止。”

  对教会的奉献还包括去附近陡峭、岩石丛生的大山朝圣。教徒必须徒步穿过桉树林,爬过石山,跨过草丛,然后会看到一块岩石。他们认为这块岩石就代表圣母玛利亚。

  △ 教徒心中代表圣母玛利亚的岩石

  她带着我们穿过她家所在的山谷,一边走一边指着几户隔壁邻居家说:“那一家失去了一个母亲和11个孩子,而那一家也失去了母亲和8个孩子。”一边说着,她一边低头看向地上。

  2000年,艾莉荷嫁到了一个普通家庭,从那以后再也没去过卡农古。但她清晰记得,教主们对教徒有着至高无上的控制权,不论是存在于多远的分支机构,玛琳达和科姆汉根似乎知道教会里的每一宗罪。艾莉荷表示:如果有教徒违反规定,这两位女教主会流出血泪。

  最终惨案发生之前,邪教主们在似乎就已在实施谋杀和虐待了。在卡农谷,许多又宽又大的深坑堆满了尸体,据称多年来一直做此用途。直到那场大火之后,尸体才被挖出。在一个废旧的办公大楼后面还有两个大坑,据称是刑罚室。在教会其他分支也发现了类似的深坑。

  是什么使得普通社会成员转变成杀人魔头、邪教主,其原因尚不明了。

  基伯维特勒未转变为邪教主之前是一位成功人士,罗马天主教社区的普通一员。

  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托夫·谢莫莱扎(Topher Shemereza)当时曾将他视为父亲般的人物。他解释说:“他是社区中正直诚实的一员,是一名精明的商人。我大学毕业时无事可做,是他给了我运输月光酒(译注:即私酿酒。因为需要避开政府监管在晚上偷偷酿造而得名)的工作,他把酒卖给邻近社区。”

  几年后,基伯维特勒通知谢莫莱扎,称他将不再卖酒。这位老人和其他邪教领导人在谢莫莱扎的公租房里待了两周,然后就出发去了卡农古,在那儿建立了教会大本营。

  谢莫莱扎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我认识的那个人不会是杀人犯。一定有什么事情改变了他。”

  △ 一些教会的残垣断壁依然可见

  教会建立后,基伯维特勒的言论随着教会一同迅速扩张到乌干达西南全境和其他地区。该教会并未脱离社会。一些当权者,包括警察和当地政府官员,都清楚他们的活动。但惨案发生之前,当权者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尽管国际刑警组织于2000年4月签发了追捕6名邪教教主的通缉令,但人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已经葬身火海,还是仍亡命天涯。2014年,乌干达警方的一份报告显示基伯维特勒也许已经逃离乌干达。但其他人怀疑他是否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没有任何形式的悼念活动

  继承卡农古邪教衣钵的教会组织仍在在这片土地层出不穷。这些教会的教徒们相信教主们能使死者复生,或者圣水能治疗疾病。

  △ 乌干达麦克雷雷大学帕迪·穆桑纳博士

  乌干达麦克雷雷大学宗教和和平研究系帕迪·穆桑纳(Paddy Musana)博士告诉BBC说:“当人们遇到解决不了的矛盾或需求,而这时又有些人出面自称有解决问题的办法,那么就会有数千人聚集到这帮人身边。”

  “在卡农谷的那个邪教揭示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邪恶。它向我们展示,应当重新认识,或者说重新确认自己的信仰。”

  穆桑纳博士补充说,人们可以轻易从当代自称先知的那些人身上隐约看到邪教影子。他说:“现在的先知们都宣扬身体健康,因为生病的人太多,公共卫生医疗系统不起作用。”

  他呼吁政府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来监管这些教会组织。

  20年过去了,卡农古那48英亩土地现在用于茶叶种植,但当地商人本农·布亚鲁汉加(Benon Byaruhanga)称他计划将部分区域改造为纪念馆。

  至今,“恢复上帝十诫运动”的死者并未得到官方形式的追悼。那些失去家人的人们也未得到任何官方答复。

  艾莉荷女士在回想起母亲和兄弟姐妹们时,说:“我们自己为亲人祈祷,默默承受着痛苦。”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原“法轮功”南昌辅导站站长给“同修”的信
·花季少女被求婚 为何却弃男友而去
·可悲!他信奉的“护身符”反而变成了“催命符”
·“法轮功”滥诉这种复发病,得治!
·必读:美国媒体和作者因为这篇文章被“法轮功..
·乌兰浩特警方破获一起“法轮功”散发反宣品案件
·美媒:“法轮功”邪教利用政治黑金利益链勾结..
·“法轮功”散布新冠肺炎疫情阴谋论 引发英国议..

热点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