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新闻网

我和我的祖国

“童年”艺术作品:定格纯真一刻

[ 时间:2020-06-02 09:14:16 | 来源:光明日报 ]

 

   绛纱影中摇童年(中国画) 任艺

  

   鸽子(版画) 阿鸽

  

   种子(中国画) 方伟杰

  

   睡眠(油画) 熊莉钧

  “童年”是美术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主题。作为生命的初始阶段,童年代表了新生和希望,激发了人们对活泼、稚嫩、天真等积极意象的联想。在新中国美术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可以窥见艺术家们对儿童形象的写实再现和对童年记忆的意象表达。如阿鸽的黑白木刻作品《鸽子》,塑造了一位手捧白鸽的少数民族女孩,细密、利落的刀法刻画出她如朝阳般腼腆的微笑,充满朴实纯真的情感,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吴凡的中国画作品《蒲公英》描绘了一个跪姿鼓嘴吹着蒲公英的乡间女童,人物造型生动,笔法简练,构图空灵,具有浓郁的抒情气息。老一辈艺术家的经典作品,深深刻下了一个时代关于童年的视觉记忆。

  在新时代的艺术形态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在直观视觉呈现基础上的灵活表达和多维度思考。他们以个性化的角度观看世界,笔下的作品既囊括了对传统文化中“童年”元素的延续与创新,也包含了艺术家个体关于童年的经验,这两方面共同勾勒出作品质朴而不失趣味的艺术境界,呈现出现在与未来、个人与社会的生长共性和精神共鸣。任艺的中国画作品《绛纱影中摇童年》以如梦似幻的色调描绘了几个身着现代服饰的小朋友正在学习和观看传统皮影戏的场面,形式新颖,张力十足。方伟杰的中国画作品《种子》则捕捉了小学运动场上的有趣瞬间,让人耳目一新。艺术家们以传统媒介为载体,并在原有的程式中寻求突破,体现出当代的审美追求。

  生活永远是艺术的源泉,“童年”题材美术作品的创作与艺术家个人的人生经历密不可分。童年的记忆作为个人审美感知的开端,通常决定了艺术家的创作基调和底色。如刘斯博的油画作品《礼物》,以细腻的写实技法追忆了自己儿时与心爱的生日礼物——红色玩具车开心合影的一幕。作为艺术家和母亲,笔者在近年的创作中一直关注“童年”题材作品形式的拓展与创新,油画作品《睡眠》以蒙太奇的视觉语言,将纷繁的色彩和图像进行并置,表现了孩子在玩具的守护和陪伴下进入梦乡的温馨场景,体现出母亲对孩子的脉脉温情。

  在“童年”题材美术作品的创作过程中,艺术家反观自我,并将对未来的期盼寄予其中,通过对作品艺术形式的发掘以及多元视角的探索,使得生命从时间性意义延展到空间和精神之维。众多佳作以艺术的方式串联起过去与未来,展现了生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活力与价值。(熊莉钧)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外卖+”让你尝鲜
·直播带货成正式职业,更当加倍爱惜“羽毛”
·直播带货成正式职业,更当加倍爱惜“羽毛”
·快时尚品牌逆势加码中国市场
·2块钱的拖鞋、3块钱的手机壳……他们越省越快乐
·辨清网红“带货”成色
·“清凉口罩”是“夏日神器”还是“智商税”?
·直播“带货”,年轻人的就业风口?

热点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