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新闻网

我和我的祖国

黄土地上的歌者

——记农民作家王根柱
[ 时间:2019-11-01 08:07:20 | 来源:光明日报 ]

  在河南省虞城县利民乡土园村,86岁农民作家王根柱的事迹是一段佳话。他在豫东平原黄土地上忙着庄稼活儿,却没忘了读书写作,60余年笔耕不辍,发表作品30余万字。

     沾满泥土味儿的创作

  王根柱回忆,刚开始写作那会儿家里穷,吃饭都困难,全家人都不支持他创作。直到1953年,上海《大公报》发表了他的处女作《黑三娃参军》,这首鼓舞抗美援朝战士的童谣诗歌为年轻的王根柱带来了6元稿酬。20来岁的王根柱利用农闲时间,经常到当地文化馆看报纸、搜集资料,编写了一部农业合作化的书寄往上海广益书局,书出版后,广益书局给了他50元稿费,这50元稿费为家里办了很多事,改变了家人的观点,也给自己的创作带来了莫大的信心。从此,王根柱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陆续发表多部短篇小说,其中篇目改编的电影《钢珠飞车》《康庄大道》在全国放映。2017年10月,老人50年前的短篇小说《县长拾粪》被《解放军报》重新刊发,并获第六届“长征文学奖”,第五届“长征人物奖”。

  谈到自己的这篇代表作,老人一下子兴奋起来,回忆说:“《县长拾粪》的创作原型是一位姓刘的区长,是个老八路。20世纪50年代正进行土改复查,我作为工作人员跟他一起下乡。那时候没有化肥,种庄稼全靠土肥、粪肥。为解决肥料难题,刘区长挎起自编的粪篓子,带头拾起了粪,县里开会,他一路把粪筐挎到了县里,有人笑他,县长却点名表扬他不忘本。”王根柱深受触动,便有了这篇小说的构思,“我一路背着粪筐和镢头,把粪筐倒扣在地头,纸张铺在上面,坐在镢头上,一张纸上密密麻麻5000多字一口气写成了,写这个故事时还把区长改成了县长,最初的题目是《从城里来的人》,发表在1956年的《河南文艺》上。到作家出版社结集出版时,改为《县长拾粪》”。

  “我们要走进生活深处,在人民中体悟生活本质、吃透生活底蕴。只有把生活咀嚼透了,完全消化了,才能变成深刻的情节和动人的形象,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激荡人心。”他说,“我一辈子都生活在农村,作为一个在黄土地上摸爬滚打的农民,农村题材是我写作的源泉,我有责任把中国的农村故事讲述好。”

     孜孜以求的文化寻根

  王根柱对文化自信有着独到的见解,他更是多年孜孜以求调查当地历史文化遗存。

  起源于商丘的人工钻木取火推动了整个文明社会,人工取火堪称人类文明的大突破。60年来,王根柱一直追寻着火祖的足迹,勘察、研究这一课题,创作出影视剧本《人间火祖》。

  王根柱说,西方有个火神普罗米修斯,他盗走天火带给人类。而中华文明可以考证的第一位祖先——燧人氏,便生于商丘,葬于商丘,如今在睢阳还有燧人氏墓遗迹留存。老人说,西方把一个神话传说宣传得比真人还真,中国对一个真实的火神为什么越来越淡漠,于是他努力写了一个电视剧本叫《人间火祖》。

  王根柱在1996年发表了《花木兰正传》,很多人说,花木兰的作品那么多了,为什么还写她,这不是吃别人嚼过的馍吗。他不这样认为,读了很多年的花木兰,有一些文学艺术作品把花木兰说成一个武士,一个侠客,形象太高大了,还有人把花木兰写成是绣女出身,这是偏离真实的。写花木兰不能脱离《木兰辞》,“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木兰是个织布女。织布可不是轻松的活,说明她非常贫穷,她要是不织布就生活不下去,她是一个底层人民,得按照底层人民去写她。“我要还原一个织布女出身的花木兰,一个合乎逻辑、经得起推敲的花木兰,这也是出于一种文化的责任,无论《人间火祖》还是《花木兰》,都是出于一份责任心。”

     (本报记者 丁艳)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张桃林出席第五届中德农业合作交流会
·全国新农民新技术创业创新论坛在南京举行
·夏邑农民教育培训发展工作获殊荣
·商丘市农业农村局发出通知: 加强寒潮天气应对..
·河南省组团参加第十七届农交会
·河南省16个特色农产品入选中国农业品牌目录
·农业农村部与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签署战略合作..
·农业农村部召开南方九省区市生猪生产调度会

热点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