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新闻网

我和我的祖国

大宋开国帝王与民权的传奇故事

[ 时间:2020-11-27 09:38:59 | 来源:商丘新闻网 ]

  商丘新闻网讯 在豫东民权县黄河故道蜿蜒流过的地方,林海莽莽、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百鸟翔集;一湾湾湖水千顷澄碧、烟波浩淼、水天一色、渔舟唱晚。近日,笔者偶读宋史得知,在这碧水绿林间,竟藏着一段大宋开国帝王的千年往事。

  一千多年前,五代十国的后周和大宋时期,这里隶属开封府考城县(县城遗迹在今民权县林七集西南3里处)。北边是开封府直流渤海的济水和五丈河,南边是开封流经睢州(今睢县)、宋州(今商丘市)连接江南扬州的汴河。此处为古汴水(今古宋河),往东流经宋州(今睢阳区)直通徐州连接京杭大运河。古汴水苍茫,商船如梭,百里长堤,绿柳含烟。古汴水两侧,是绵延数百里的稀疏树林。古汴水北侧,是开封府经过考城县通往宋州归德府的官道。这条官道,是后周禁军最高统领殿前都点检兼宋州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往来巡逻的必经之路。在林中一块近百米的空旷地段上,他熏烤林中野味,畅饮葡萄美酒,义结四方豪杰;他饮马古汴水,挥舞盘龙棍,尽显豪情万丈之势。后周显德七年(公元960年)正月初一,赵匡胤黄袍加身成为大宋开国皇帝。因其发迹于“宋州”,遂改国号为“宋”,并改年号为建隆。

  宋太祖赵匡胤在位期间,一方面致力于统一全国,先后平定荆南、武平、后蜀、南汉、南唐等南方割据政权;另一方面是整治朝纲,重视农桑、植林育果,发展经济。因长期战乱,加之黄河、汴河等水域经常泛滥,淹没庄稼,冲毁村庄,致使中原黎民百姓居无定所。宋太祖建隆三年十月,朝廷遂下诏疏浚河道,并诏令沿黄河、汴河两岸的州县,广植“榆柳及土地所宜之木”,以加固河岸、堤坝,保护生态环境。宋太祖还钦定每年清明节前为植树日,并亲率朝廷文武百官驾临古汴水两岸举行开植仪式,令天下黎民百姓效仿。朝野上下大小官员率先力行,各州府纷纷响应,植树造林,蔚然成风。

  太祖诏令,代代沿袭。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朝廷任命谢德权管护汴河、调征民工,在京师开封府以东河段植树数千万株,以加固堤岸。久而久之,汴河以北,济水以南成为绵延百里的森林。大中祥符七年(公元1014年),宋真宗驾临应天府,主持隆重的授命仪式,升应天府为南京,作为汴京的陪都。授命仪式结束后,宋真宗又亲率文武百官驾临考城古汴水。为了感怀太祖皇帝的霸业伟绩,在古汴水畔建立了宋太祖饮马亭,并在宋太祖亲手栽植的杨柳林下立起了“太祖之林”纪念碑。自此,这里名声大振,州府官吏,文人雅士纷至沓来,虔诚凭吊一代帝王的霸业胜迹,并留下很多美妙的传说。

  随着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转移到京师开封,素有草龙珠之称的葡萄栽培也开始在中原大面积推广。因葡萄树枝斑驳苍劲,果实晶莹剔透,甘甜鲜美,深受民众喜爱。所酿之酒色泽红如宝石,酒香四溢,使人观之垂涎欲滴,品之沁人心脾。随着汴京经济繁华,朝野饮酒盛行,为满足葡萄酒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京城以东古汴水两岸很快发展成为葡萄种植区和酿酒制作地。一时间,朝中文人雅士饮酒赋诗,佳句频传。梅尧臣诗曰:“遂压葡萄贵,秋来遍上都”“南庭葡萄架,万乳累将磓”,“邻家葡萄未结子,引蔓垂过高清巅”。王安石诗曰:“岁晚北窗聊寄傲,葡萄零落半床阴”。北宋文学家宋庠(今民权县双塔人)曾到此凭吊太祖龙兴之地,畅饮林中葡萄美酒,不禁诗兴大发,留下了“一石葡萄先载酒,万株金谷正交花”的绝妙诗句,至今在民间广为流传。

  南宋高宗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宋东京留守杜充在今河南滑县西南(原李固渡),挖开黄河大堤以阻金兵,使古汴水成为黄河河道。黄河在此奔腾而过,吞没了古汴水,挟着黄河两岸的万顷林木狂奔东去。自此美丽风景不再。至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黄河从今兰考东坝头(原兰封铜瓦厢)决堤,改道大清河,注入渤海,此处成为黄河故道。700余年间,随黄河而来的泥沙年年淤积,河床年年抬高,宽阔的河滩形成了一望无际的连绵沙丘,狂沙肆虐百年。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千年前,大宋王朝在古汴水两岸营造了葳蕤森森的百里绿色风景;千年后,在同一个地方,从1950年起,民权县委、县政府组织动员广大干群,发扬“塞罕坝”精神,在人迹罕见的荒漠中,开展了一场持久性地人与风沙的抗争,在黄河故道上成功营造了一道道防风固沙的绿色屏障。豫东青年女作家欧阳华写赋赞道:“黄河故道筑起‘绿色长城’,申甘林带吐露郁郁葱葱。碧龙卧波,花盛鸟语,防风固沙俨然‘定海神针’,豫东平原一派海晏河清,好一个‘林海涛涛百万兵’”。

  进入移步换景的“洞天福地”,欣赏瑰丽多彩的故道美景,民权人自然会勾起对这片热土历史的回望。千年前的拂堤杨柳树、榆树、葡萄架早已“丢盔卸甲”,拔营而去;千年后,在广袤的林海中,刺槐、杨树、苦楝、白榆、旱柳、楸树、红枫、优质葡萄树等数十种林木又列队展示新的阵容。如今,鲲鹏湖、秋水湖、龙泽湖的清澈流水早已冲淡古汴水和五丈河扬波的浪花,一代帝王的“饮马亭”和“太祖之林”碑也消失在远去的历史空间。但是,民权人仍似乎感觉到一代帝王的战马仍在林间驰骋嘶鸣,那“太祖之林”中的千年葡萄酒香也仿佛化入波涛翻涌的绿色林海之中。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丘新闻网”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最新资讯

·杨绛:“红楼”中的爱恋
·世界电影大师侯麦镜头里的爱情四季
·2020商务印书馆人文社科“十大好书”出炉
·虞城县谷熟镇严格控制村内聚集性活动
·陕西:文化魅力穿越时空 文化底蕴润泽心灵
·文博类综艺激活城市软实力 陕西元素还原历史印..
·科技+文化:打造电影全产业链体系
·2020国际文化大都市评价报告在沪发布 京沪稳居..

热点导读